正文部分

慌忙地四散逃命

马贼们见到有人救援,便抛下只余一、二十名侥幸不死的皇朝士兵,纷纷转头迎向烈风致一行人。在那群好运没死的士兵之中还有一名打扮极为奢华的公子模样混在其中,而四周的士兵几乎是以他为中心保护着。骆雨田远远的一眼就认出那人是谁,便对着甘霖二人大喊道:“将军!那人是‘代天荡寇神威’上将军姜长空的儿子,姜非凡!”甘霖也望了一眼长笑回答道:“没错果然是他,姜大少爷,他被无瑕拒绝了那么多次还是不死心啊。没想到献殷勤竟献到这里来了。”烈风致问麦和人道:“麦子,那个什么什么的神威上将军姜长空是谁?”麦和人随口答道:“是‘代天荡寇神威上将军’,皇朝有军方最高指挥为两位元帅,再下来便是四位上将军。其次是八骑将军,最后才是其他的一般将军……”“你们等会再聊天!小心!”雨露狂喝道:“马贼的箭雨来了!”百余枝劲箭如同下雨一般,密密麻麻地罩向烈风致一行人。所有人立即挥舞手上的兵器护身,在前方的数十人马上将身上斗蓬扯下,挥舞至头顶,真气贯入斗蓬之中,急旋如盾,有如铜墙铁壁挡下正面大多数的利箭。冲过箭雨,二百余人无一人被箭雨射中,悉数安然无恙地穿过箭雨,展现出这一群高手的实力,双方人马的距离已拉近到不到五十步。马贼抛开手上的弓矢,同时大喝一声。“杀!”所有马贼同时拔出马刀,杀声震天迎向天道一行人,双方血战即将展开。甘霖双手持刀大喝:“禽兽的走狗们,果然训练有素,可惜你们今天遇到的对手是我,天道甘霖!都给我纳命来!”甘霖手中眉尖刀,连挑、连劈,所到之处无数马贼应刀倒地。另一方的雨露则是单手以闪电般的手法接起一柄三截铁枪。重达百余斤的重铁枪,在雨露手中有如轻羽一般,灵闪蛇动地舞出一片枪影,迎面而来的马贼无一人有能耐能够接得下一枪。而骆雨田、烈风致、麦和人则是组成一个三角尖阵,以骆雨田为首冲入了马贼的阵势之中。烈风致、麦和人则是左右伴着骆雨田护航。骆雨田布包打开,里头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只是一根不甚起眼的绿竹。奇异的是这根绿竹却像是可比美神兵利器一般,不畏刀剑砍劈。且隐约泛出一股若有似无的剑气。在这二百多人的护卫队之中,武功当以天道的甘霖、雨露两人最强,再来便是烈、麦、骆三人,三人之中又以骆雨田最强,除了“无常白宿”唐冥之外,其余的人都及不上三人任何之一。二百人以这五人为首,分成了三个尖锥、刺入马贼的阵势之中。这一群为数近四百之众的马贼,虽是训练有素,骁勇善战,绝对不是让一般的乌合之众可以比拟,但相较于这方个个是好手及高手所组成的护卫队,且领头的还是皇朝之中顶顶有的天道家族之二,再加上三名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全力攻击下。这些马贼怎么会是对手,几乎是一个照面,就被杀得溃不成军,纷纷丢盔弃甲大败而逃。双方交锋不过才盏茶的时间,这些马贼死伤过半,慌忙地四散逃命。众人杀退马贼之后来到那些侥幸不死的士兵处,勒马停步。甘霖对着一身狼狈的姜非凡道:“姜大少爷,无恙吧?你方才是否跟无瑕小姐在一起吗?又怎么会分开的呢?”姜非凡被捅到痛处,大骂道:“干你屁事!你们这群废物还不赶快将那些匪徒铲除,还愣在这里干嘛!”姜非凡追求卫无瑕极久,但一直不得其效,屡屡被拒,这次得知卫无瑕为玉泉轩的家业亲自前往南龙国,所以便不请自来的带来了二百卫兵当保镖,想博得美人好感进而抱得美人归。所以当马贼出现时姜大少自然是为英雄救美挺身而出,自愿对付马贼,想好好地表现一番,只是没到竟是落得如此下场。还差点没把命给送了,向来心高气傲、自视不凡的姜大少自然是憋了满腹怨气。看到了眼前来了这群人,自然是认定为其父亲上将军姜长空所派来的人。也因此没有确定眼前的人的身份,便开口就骂。甘霖耸耸肩笑笑地回答道:“何必呢,有道是穷寇莫追,更何况杀这些人并不是我们此行的目地……”“住口!”姜大少大怒道:“好个不知死活的狗奴才,见到本公子,没有下马跪拜,就罪该万死了,竟然还敢跟本公子顶嘴!是否活得不耐烦啦。来人啊!给我……”“闭嘴。”甘霖挥刀削飞姜非凡的头巾也把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腰斩,将冰冷的刀锋架在他的颈子上,缓缓地道:“姜大少,令尊‘代天荡寇神威’上将军姜长空,对我天道中人,尚且客气三分,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找我麻烦!”说到末了语气突发地严厉起来。双目精光怒射姜大少,顿时让姜非凡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数步。天道的威名之响亮,在北皇南龙之间是谁人不知,无人不晓。天、仙、神、鬼、妖、魔并称六道,六道一族为皇朝效命以已百年之久,其中又天道一族驰骋沙场为皇朝抛头颅、洒热血。天道所立下的汗马功劳、丰功伟业足以编列成册。极得皇朝历代皇帝所依重。天道众人又远比其他五道更加团结,若惹上了其中一个,就等于惹了全部的天道,下场绝对是难以想像的凄惨可怜。姜非凡一听眼前的人是天道的人,脸色瞬间变为苍白,连原本打算上前解救自家少主的卫兵也不敢稍有动弹。从头到尾几乎一直沉默无语的烈风致,突然道:“那方向有人正在厮杀。”烈风致指着西南的方向缓缓的说道:“而且有另外二匹人由其他的方向包围过去了。”“啊!那是卫小姐逃去的方向!”看着烈风指的方向,姜非凡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甘霖立刻把架在姜大少颈子上的大刀收回,大声喝道:“先救人再说!烈兄弟由你带路。”“好!”烈风致缰绳一扯,胯下骏马双足直立。长嘶一声,如脱弦之箭疾骋而出,麦和人、骆雨田也同时策马飙去。众人随着烈风致狂骑翻过一座小丘,发现一处厮杀过后满地狼藉的场地。地上留下几具尸体,及遍布数丈的血迹。烈风致并不迟疑,拐了个弯,驰入一座疏林,正好瞧见数十名与先前马贼相同打扮的骑士背影。众人更是快马加鞭地衔尾追去。这一股马贼不知因何缘故行进的速度并不是非常快速,众人转眼之间就追上了马贼尾端部队。殿后的马贼发现后方有马蹄声传来,回头一看才发现后面有其他的人马追了上来。连忙呼喝着其他同佯转头仓促迎敌。烈风致功聚双掌、真气运至手上的长剑、剑身上隐隐流动着淡淡光华。像是整把剑上笼罩着一抹朦朦淡黄光雾。利剑一挥、两名马贼只见眼前出现一道雾黄闪光,手上的马刀还没来得及招架,便感到全身无力、意识远离身体,由马背上掉落下去。烈风致一出剑就立奏捷报斩下两名马贼,但其他马贼随即蜂拥而来。枪刺刀劈由前方不停地狂涌过来。因烈风致毕竟是首次用剑,更不善于马战,方才能一举杀除两名马贼,完全得归功于金星真气贯入剑身时,借剑身所发出的锋利剑芒所赐。这也是金星真气的另一顶特点,可经由不同的物体发出如剑、棍等不同兵器,会有不同性质如锋利沉重之别但其威力不会有丝毫的减弱。虽剑锋无人可敌,但总是因马匹转动不灵活,而导致于出剑时会产生迟滞的状况,而被面前的马贼们给抵住无法前进。另一头麦和人的状况只比烈风致好上一些,毕竟以前曾学过剑术的基础,用起剑来比起烈风致是灵活敏捷上数倍,但却没有烈风致的剑威、再加上林子里通路狭窄,而无法顺利攻入敌阵中形成了拉锯战。而原本落于两人右后方的骆雨田则是逐渐地一步步往推进,打算替下烈风致作先锋的工作一同攻克马贼突破现时的胶着状态。“杀!”突然二声长啸!同时之间刀光枪影横扫而过。三人顿时感到压力大为减低。三人周围的十数名马贼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斩下了马背。甘霖、雨露二人竟是直接驱马越过三人头顶,直接杀入了马贼的阵势之中。如此高超的骑术、高深的武功,及过人的胆识,让烈、麦二人不禁叹为观止,也万分的佩服。让两人在心中暗下决心,发誓一定要苦练骑术和兵器。正当二人心里还在佩服不已之时,甘霖、雨露早已杀入这群马贼之中,直直冲出十余丈的距离,所到之处无人能挡。几乎全数的盗贼遇上甘霖、雨露的马贼皆是一击毙命,战场上两阵交锋,不留半分余地,全力搏杀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烈、麦、骆三人再次组起三角阵势,以骆雨田当阵形尖峰。紧随在甘霖、雨露二人的后方。这一股近百名的马贼在疏林里,被二位杀神率领百名高手及好手衔尾追杀, 一肖一码中平特直追击出林外之时, 香港第一公式网心水主论坛马贼几乎死尽只有几名走运的马贼得以由旁侧脱逃。众人根本无暇停下休息, 香港平特公式网才刚一奔出树林外头便发现到, 白小姐一码必中特资料就在不远之处有约莫七、八百名的马贼正刚包围起一小撮只有四、五十人的队伍。部分马贼发觉有人来救援,分出近三百的人员,摆出一个半月阵形围剿过来。甘霖瞧见那四、五十人之中有一条熟悉的身影兴奋地大喝道:“找到了!”雨露魔术般地手法再现,收起三截重铁枪,再取下背上的紫藤木弓,右手使出连珠手法不断地取箭射出,箭箭例不虚发。朝四百步之外的马贼狂射而出。每一枝箭射出就有一名马贼中箭落马。一般训练有素的弓箭手顶多能射至一百至两百步,而雨露则以深厚的内力作为后盾,再加上手上绝非凡品的良弓,射程可达近五百步之遥。甘霖则是驱马策于雨露前方,丝毫不会害怕他会误射自己。左手握刀背负于后,右手则是从怀里取出一柄像是由一堆飞刀所组成扇子。每次舞动至少有二至三把的飞刀射出,百步之内必中敌人要害,腕力之强,认穴之准同样地令人咋舌。此乃是天道家族的武器,名为飞刀扇。是由五十把薄如人发、宽约一指半、长约三寸左右的飞刀组成。能作铁扇也能当暗器来使用。烈风致、麦和人俩个人简直就是在观赏一场表演一样,看的是目瞪口呆,也不断地由这俩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武林中都足以称为一级顶尖的天道高手身上。汲取和学习到许许多多本身缺乏和不足之处。对俩人而言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经验和历练,这些东西并非说是能够以闭门造车的方式所揣摩出来的经验。心里也由衷地感激那位介绍那俩人来到此处的东夫子。甘霖将怀里的飞刀射尽,双手持刀横刀狂抡率先冲入包围着卫无瑕等人的马贼圈子中,雨露射出箭囊里最后一枝箭,连忙收弓取枪,双手接起重铁枪也投入战圈之中,烈风致三人紧追在后,带领着减至一百四、五十人左右的人马直接攻入马贼的包围网中。“无瑕!”“甘霖大哥!雨露大哥!你们终于来了。”终于发现了卫无瑕。她一身男装打扮,年龄约莫只有十八、九岁,秀发垂肩细眉入鬓,头紮一条淡蓝儒巾,英姿爽飒,双眸秋水里闪动的是坚韧的神光,一身天蓝色武士服,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姿。甘霖大手爱怜地轻抚卫无瑕的秀发。语气又是长叹、又是爱怜的说道:“你这个调皮的家伙,就怎么老不听话,早跟你说过要等我们到了会齐后才出发的嘛。幸好这次是我们赶的快,不然无瑕你就……”“拜托!你们!”从后方赶上的雨露叫道:“喂!老大啊,你要说教可不可以等到离开了这个地方再说啊?”“说得也是。”甘霖反手一刀横扫,将几名扑来的马贼斩落马背。喝道:“雨田,开路!”“是!将军!”骆雨田高声回答,同时手中绿竹,不断地连挑、连点。登时几名马贼被绿竹一一挑翻,跌落马背。此时正是兵荒马乱之际,那些受伤落地的马贼纷纷被乱蹄践踏而亡。烈风致双手虚空合并,金星气芒浮现于双掌之间,不断地隐隐跳动着。“雨田,让我来。呀!”随着喝声,二道金星真气同时先后击发。骆雨田听见烈风致喊叫声,并未迟疑立即策马移开,二道金星马上电射而过。接连两声爆响,炸得众马贼人仰马翻,血肉四散。马贼的包围网立刻崩缺出一个大缺口。“烈!干得好啊!”骆雨田大声叫好,转头道:“卫小姐请跟我们走!”骆雨田一马当先带头冲出,麦和人则是说声“失礼了。”左手牵起卫无瑕的座骑缰绳,紧随在雨田马后奔出。烈风致在落于三人之后,右手平举掌心朝上,金星在掌上不断地滚动,且发出刺眼的光华,威吓着周遭一干马贼。大有谁一上来就给谁一记的模样。一时之间,众马贼们因惧怕金星的威力而不敢稍有动作,任烈风致等人往前推进。“你们这群废物在干什么啊!上啊!临阵逃着杀无赦!!”突然一声吼声传来,所有马贼才如梦初醒般,纷纷喊杀涌上。“嗟!可恶!”烈风致咒骂一句,将手中的金星砸向冲的最快的马贼方向。金星爆响!数名马贼立即血肉横飞,应声爆碎。但却无法对有如潮水一般涌来的马贼们产生任何的实际吓阻。烈、麦、骆三人再度组成一个三角阵式将卫无瑕紧紧护在中央,带领着其他人往南方杀去。众马贼以人墙挡住去路,高手公式资料骆雨田大展神威,每次绿影闪动便是一人落马丧命。浴血奋战近两个时辰,烈风致三人保护着卫无瑕才完全脱离包围网,但后方还是有不少马贼紧追不舍。烈风致殿后再发一记金星真气,轰碎数人,硬是拉开了后方追兵的距离。一行人穿过原野,越过一座小丘,一座树林便出现在前方,一条蜿蜒的林间小路就在眼前不远的地方。而树林的后方再过去便是一座山谷。烈风致远远眺望着林子,心念一动大喊道:“雨田!麦子!你们带人一直往前走,我有方法可以挡住后面的这些马贼!”“好!”骆雨田高声回答道:“那交给你了!”“小心些!”麦和人看着烈风致减缓速度落到队伍的后方。为了防止后方的马贼衔尾追击,队伍的中段及后方大多是那些由甘霖、雨露所召募来的高手。而其中绝大部份的人都颇为喜欢烈风致这个外表粗犷,但却极有礼貌且忠厚诚恳的血性青年。见烈风致速度减缓落到后方,其中一名年约三十出头、粗眉环眼,臂粗肩宽,身穿短袖劲装,手持八角钢铁禅杖,壮似巨塔的汉子,喊道:“烈兄弟!你怎么了,是出问题了吗?需要俺庄崖帮手吗?”烈风致抱拳回答道:“谢庄前辈关心,晚辈是打算阻止后方的马贼追赶上来,所以才会落到后方来。请求各位前辈帮助小子一臂之力。”庄崖马上大笑回答道:“那俺一定要帮忙。”同时也有好几个人出声附和。“不过烈兄弟你有什么方法。”烈风致作了个罗圈揖道:“晚辈先谢过各位前辈,晚辈有个想法,就是在前方的林子,只要将入口处两旁的树木推倒便可阻止马贼追来。所以想请诸位前辈之中,使用重兵器或是擅长重手法的前辈帮助。”庄崖率先答道:“这样子,俺一定帮得上忙!”接着也有十几个看来就是人高马大,壮似铁塔,力大如牛的人自愿帮忙。“晚辈再次感谢各位前辈的大力鼎力相助。”烈风致策马加入这些准备和他一起作战的人群之中。“晚辈还需要一些绳索和火油。详细的计划是这个样子的…………”原野上马蹄声不绝于耳,黄沙飞尘扬天,原本在后方的追兵停了下来,会合了其他股的马贼又形成了一股人数在五、六百人左右的马贼、逐渐地逼进树林的入口。烈风致单人匹马站于林子入口约三十丈的地方,等待马贼的到来。盏茶时分之后,这股马贼的前端部队便冲入林子,带头的几名马贼看见烈风致策马卓立的英姿,加上手掌上飘浮着一颗拳大的金星气劲,立即高喊道:“是那个使用发光邪功的家伙!大家小心!”“怕他什么邪功,我们人这么多,一人给他一拳,就足够把他打的连他老妈都认不出来。”发光邪功?烈风致皱起眉头喝道:“什么邪功!一群井底之蛙,这可是天道绝学,独步武林的金星七绝式!”“一星起式!”烈风致手中金星随着喊声,乍然增大两倍有余,急速脱手射出,直取马贼中央。许多马贼都曾见过金星的惊人威力,纷纷往两旁躲开。金星气劲闪电般快速冲入马贼群中,也不知是那一个倒楣鬼被击中,金星轰然爆炸,波及了周遭不少人,众马贼登时一乱,骚乱就像传染病一般急速往四周散开。烈风致见机不可失,立即高喊:“推树!”随着喊声,刹那间马贼两旁的树林砰砰碰碰地一口气倒下了将近四十颗树木,每颗树至少都有人腰粗细,而高度至少也都在七丈以上,且每颗树与树之间还用绳索将之连结起来,以便可以让这些树一次全部倒下。短短六、七丈的距离倒下了如此多的树木,顿时把马贼压死了数十名,其他的马贼悉数被树堆给挡住,隔离在外。只有约莫十多骑马贼留在林子内侧。惊愕尚未消去,倒下的树堆却突然冒出火光来。瞬息间、火苗立成燎原野火,烧了起来,断绝了这十多名马贼想攀爬树堆回去的念头,也斩断了另一方的马贼过来两方会合的机会。这十余名马贼,正值慌乱、魂飞魄散之际,才想四散逃命之时,早就埋伏在两旁的十数名高手,立即冲了出来,如同斩瓜切菜般,将十几名马贼轻松消灭。除掉这些马贼之后,烈风致抱拳朗声向众人感谢道:“计画完成,成功阻止马贼追兵,晚辈感谢各位前辈的帮助,不然绝对无法如此顺利。”双方谦让一番即刻赶向山谷方向,与麦和人及骆雨田等人会合。烈风致十余人,不失一兵一卒地成功阻止了后方将近五、六百名的马贼追击,心情轻松写意,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向山谷缓慢接近。突然听到一声巨吼,由远处山谷方面传来。“老子名叫宋恶!乃是至尊座下十地御犬之一,恶犬是也。玉泉轩的肥羊们,乖乖地把东西交出来,本大爷还可以留你们一条全尸!!!”距离虽是十分地远但是内容却是清晰可闻。足以明白地显示出发话此人的功力之深厚绝非一般的小角色。庄崖突然惊讶叫道:“不好!是禽兽手下的走狗!”烈风致立叫糟糕,随即驱马狂冲而去,其他的众人也立刻紧追在烈风致的身后。烈风致心急如焚,狂摧座下的骏马,奔行十数里之后,马儿经过超出牠体能所能负荷的极限已然不支,厉嘶一声,前足不慎折断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烈风致只能暗道声对不起,在马儿倒地之前,及时腾空再起,右足轻点一旁的一枝横生而出的枝桠,使出飞龙九转的身法再度向山谷方向疾驰而去。烈风致谷尽全身功力,极速狂掠,转眼之间便将庄崖等十余人远远地抛在身后。疾行片刻,烈风致已经赶到卫无瑕一行人所休息的山谷隘口处。谷口战事激烈,己方的人马,背后依靠着山壁组成一个半圆形的阵形,苦苦支撑,一群马贼人数至少在百人以上,如狼似虎、穷凶极恶,头紮褐色头巾的马贼,正层层叠叠把己方人马团团地包围起来。被围困的己方人马虽还有六、七十人,但大半都是跟着卫无瑕出发的玉泉轩商人,实在是称不上什么战力。只有二十多人是甘霖所找来的高手及好手,但因连番的激烈战斗,每个人早疲惫不堪,更惨的是这些保护卫无瑕离开的人之中,最厉害的十几名高手,都跟着烈风致留在树林子里断后,更是使实力大为减弱。幸而‘无常白宿’唐冥并未与烈风致留在树林断后而跟随众人一起保护玉泉轩众人。唐冥武功高强,刀法凌厉而诡谲,手中的长刀挥出,不但快速且犀利异常,一干马贼只能见到一抹银光划过眼前,脑子只感觉到一丝凉意便失去意识软到在地。但马贼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光凭唐冥一人根本无法对付的完,只能使尽全力抵挡,咬牙苦撑着期望烈风致一行人能够尽快回来。烈风致远远地就看清楚目前的情势,又急又怒,一声长啸!身形由树林梢头直接扑下。人尚在半空中之际,长啸转为高昂,烈风致再次使出飞龙九转揉合罗圈掌及烈风掌的绝学,身影顿时化成一道旋风,恍若一条恶龙降世,大开杀戒,恶狠狠地杀入群盗之中。烈风致一怒雷霆,大发神威,所向披靡,无人是一掌之敌。向来慈悲为怀的烈风致一上战场也变成了绝对的冷酷无情。自离开斗南城所居住的山里之后,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故及战斗,深深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便是对敌人留情,便是对自己残酷,在战场上更是为之重要。在生死一瞬的杀戮战场上唯有全力以赴,搏杀敌人,才能使自己及同伴的性命得以留存。烈风致全力搏杀,丝毫没有留情。不多久,已有三、四十名马贼倒毙在地,悉数是被烈风掌给击毙。还有不少马贼躺在地方呻吟尚有一口气留存。原本困战的众人在烈风致的帮助之下,压力大为减轻许多,唐冥立刻大展神威,‘孔雀冥王刀法’运至最高之境,恶狠狠地冲入马贼之中。一片由银白光线所织成的光网立即在马贼之中制造出大量的鲜血。其余的护卫高手也趁机展开反击,原本大占上风的马贼立即陷入一片混乱。烈风致腾身而上,右手撑地,蹲在山壁上一处突出的岩面,本欲再次使出新命名为‘龙卷烈风’的融合绝招凌空扑击。忽而眼角瞄扫到在山谷深处,一条不知道通往何处的路径上有三条人影正在打斗。烈风致转头定睛仔细一瞧,三人之中有二人自个认识,便是骆雨田及麦和人,二人正联手攻击一名身穿褐衣,身形魁梧,手持一个形状怪异的流星鎚的彪形大汉。那怪流星鎚鎚大如桶中空,以钢条组成有四道利剌圆轮,以四道利刃连接四组剌轮,利刃成旋涡形随气流旋转。那人武功刚猛而高强,臂力又惊人,只凭单手便将他手上看来至少在百斤以上的流星怪鎚,挥舞的飞快如电,彷佛拿在手上的不是流星鎚而是一根羽毛。褐衣人的招式,其速快如飞电,其势雷霆万钧,攻得骆雨田、麦和人两人是左闪右避,狼狈不堪,且是节节败退,前景看来是极不乐观。如此高明的武功若非是恶名昭彰的宋恶又会是何人。烈风致正想立即上前支援二人,突然下方的一群马贼射出一波箭雨罩向烈风致。心念电转,若强行跃出,难保不会中上几枝不长眼的流箭,唯有硬挡一途。灵机一动,想起方才突击马贼包围众人抵挡箭雨的方法,闪电脱下别扣在肩上,麦和人所送的避雨斗蓬,内息一运,贯入真气,斗蓬瞬间张开,且如波浪般不断地上下起伏抖动,斗蓬随劲飘摇腊腊作响。突张的斗蓬,随着罗圈掌劲旋转而动,将射来的劲箭悉数激震弹开,像是烈风致的手掌暴张数十倍,连威力及范围都突增许多。此时被烈风致解救的唐冥、率先破开了马贼的包围网,挥刀杀向这些弓箭手,这些弓箭手无法再次发箭射向烈风致,纷纷抛下弓箭拔出短刀抵抗。烈风致没有多余的时间感受此招带来的意外和惊讶,在挡下箭雨后,立即冲向山谷深处正在激战之中的三人。请继续期待《烈日东升》续集

  4月10日消息,安吉丽娜·朱莉日前在《时代》杂志上撰写了一篇文章,呼吁疫情隔离期间,更要关注儿童虐待事件。她在文章中指出,虽然儿童似乎不太容易感染这种病毒,但他们却容易受到这种病毒对社会造成的诸多次要影响,“因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人们需要保持一定的社会距离,这会在不经意间加剧受虐待儿童的创伤和痛苦。”

是弥补两鸿沟并创造公平环境的时候了,这样才能享受乐趣,舔阴不只是达到这高贵目的的手段,更是新爱典范的奠基石,热烈地赞扬欢愉、亲密感、满足感的共享体验。

,,白小姐必选一肖

Powered by 黄大仙精选一肖一码大中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